用笔尖书写现实的温度
 
 

我是一棵藤蔓

我是一棵藤蔓,

曾经匍匐,却有着高高的梦想。


春天,我经过潮湿的小河边和青青的草地。

看到的是蓬勃,

闻到的是未来散发出的甜味儿。


不久,我爱上了一棵树

我确信它是我的树

我努力的生长,生长

在某天的某个时刻,终于盛开了绿藤绕枝的浪漫。

我立在它的肩头仰望蓝天

依偎在它的怀抱俯瞰倒影

我是一棵快乐的藤蔓。


我们经过了夏天的热烈

又经历了秋日的深沉

我是一棵幸福的藤蔓。


冬天却终于来了。

一次次的寂寒、风雪,

枝头终于落尽

彼此消瘦的眼神。

梦碎了?梦醒了?

我仍然不甘的翘首夕阳

冷风阵阵...

 
25 Jan 2016

顺风而活

        朋友一直在默默关注和支持郊区一对姐弟的生活。周末的时候,她又准备过去看望,我便要求和她共同前往。通过了解,母亲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两个孩子一个是被带过来,一个还在她的肚子里。两个孩子都并非现在的“父亲”亲生。但是,母亲生完肚子里的孩子就跑掉了,从此杳无音讯。两个孩子的处境由此变得十分尴尬。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母亲狠心的抛弃了他们之后,再无法取得联系。因此,他们就成了有父有母却寄养在养父家里的“孤儿”。由于母亲的离开,或者由于他们并非养父亲生却只是给他带来了深深的负累...

 
14 Oct 2015

树影随西风晃动,

你的心头泛起涟漪。

你是谁?

竟被一触而起。


你深谙光线的变换,

似阳光下透明的墙,

如黑夜中模糊的影。

你悄然一变,

又追随了坡头起伏的荒草。


你有时独立,

沉静却闭塞;

倏尔良善,

轻盈且透明;

却又浑浊

杂然难辨,

好似恶魔的眼睛。


正是因你,

我爱

她却冰冷。

我追随

她已走远。

心,如何相即?

心,无法不离。


秋风乍又起,

泛起心头涟漪。

你是谁?

竟由此一往而深。


你不明所以的离开,

带不走我静默无言的等待。


       ...

 
11 Oct 2015

邂逅

       我常常说,天下最美的是邂逅。美的爱情不是找到的,而是遇到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所谓爱情,就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缘分。这缘分仿佛早已注定,不早不晚,偏偏就让你在那时那地遇见了他。从此,你便一发不可收拾,眼睛再也不能无视,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他开始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你的世界里,而你,曾经自命清高不可一世的你,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接受了他。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秋夜,和今天一样,是在同一个季节。我正在隆隆开启的火车上,打算奔...

07 Sep 2015

他越来越迷恋于她的眼睛,广阔明亮,载满迷人风景。他常常忍不住想,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般眼睛流溢出这般的神彩?有时云淡风轻,有时又流转多情。它仿佛就是一个小小的世界:里面徘回着天光云影,水汪汪的转动是溢满的河塘,眨眼的瞬间是轻拂的微风,绒绒的睫毛恰似青青河岸草。

 
03 Sep 2014

今晚风雨同行

奔腾的水花。

千丝万缕的交织。

翻白的绿叶朦胧。

渐浓的夜色中,

突然的灯火,

温暖了,这座城。


今晚风雨同行,

月亮隐于天边。

02 Sep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