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笔尖书写现实的温度
 
 

生死距离

       南师有三句话概括人的一生:莫名其名的生来,无可奈何的活者,不知所以然的死去。虽然残酷却充满深意。人最怕没希望,所以要么讳言死,要么信仰宗教的安慰,相信自己死后还会再来。否则,假若死亡即意味着彻底的毁灭,人该是多么失望,所以人不愿意相信。人也总是乐观的认为办法总比困难多,但是死生问题却是毫无办法去解决,人在此种问题面前,唯一可做的只是用”好的态度“去面对。这种“好的态度”,即是”超越“。然而,就是超越,也是属于”得道者“的事,对于更多的普通人而言,感受到的依然是疑惑、空虚和恐惧。但强有力的命运之手最终还是会将人之肉体连同这种精神上的狰狞一同扼杀。所以有人说,学习如何生和练习如何死同样重要。死亡距离每个人都不遥远,十六岁和六十岁并没有根本的区别。人从一出生,就排在了死亡的等待区域。所以当有人为新生婴儿庆生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在庆死。没有人真正知道婴儿们是否愿意来到这个世界去经历必然的痛苦,短暂的幸福,拘迫的生活,生离死别的悲哀。大人们为婴儿庆生,只是由于自己的各种或显或隐的利益的激发而做出的行为。当然,佛教轮回说认为,”中阴身“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投生的,这属于宗教对于尚且活着的人的美好安慰。但是,死亡也有不可超越意义。对自然而言,它及时清理了废旧垃圾,包括肉体的衰残和僵化,思想的痛苦狰狞和扭曲。对具体人生而言,它则时刻提示着生的紧迫,让人不能够太过于得意忘形。对于懂得死亡的人,死亡也会成就他的生命之绚烂。总之,生不要太乐观,死不要太惶恐。心常惺明,步态悠然。


09 Nov 2014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