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笔尖书写现实的温度
 
 

那年高三

      桃子是一个略显忧郁却能给人清新感的女生。2006年的春天,她读高三。

      她喜欢校园里的天空,草坪,随时令而开的鲜花,甚至那些不起眼的有些渺小的灌木丛。她坚持认为,是这些可爱的小存在弥补了她对于高中生活的遗憾。

      因为桃子不喜欢高中生活。她不同意身边的朋友认为的那样,高中生活有多么美好,多么充实,多么有意义。在她眼中,高中生活紧张、压抑,每个人都不顾一切的奔赴着所谓的“远大前程”,而忽略了身边的人物和风景。桃子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每当同桌沉浸在题海中,纠结、斗争,最后终于为赢得胜利而欢欣雀跃时,桃子的视线不知为什么总是模糊的,她看着同桌,感觉像是在梦境中,又好像是在黄昏里,不远处的那个人面容依稀,却怎么也分辨不清。于是桃子断定:她的幸福,她的欣喜,从没有因此而起。在读书读累的时候,桃子会偶尔看一眼窗外的天空。她总是喜欢靠窗的座位,就是因为靠窗的座位有天空可看。她看到蔚蓝深邃的天空,不染纤尘,偶尔飘过一两片白云,就好像随意散落的花絮;再将这样的画图影印在脑海中,闭上眼睛去感受的时候,心头涌上的温柔就如同母亲的亲吻一般。她陶醉极了,窗外的阳光趁机洒在她光滑纯净的脸上,她感到整个教室都生动起来。

      到百日冲刺的时间了。同学们也显得空前紧张。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与难题斗,与分数斗,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桃子就想自己:是欢喜还是忧呢?她认真的想了一段时间,结果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不算太聪明但也不笨,因为有好几次桃子想到了解答几道数学题的绝妙方法而受到同学的大声赞叹。但是,有时候她却无法避免的屡犯“硬伤”,痛失唾手可得的宝贵分数。这多多少少触动了她,使得她时常审视自己:她是女生,在细心方面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况且,她又拥有自己独特的“细腻”,她爱蓝天白云,甚至地上不经意间爬过的一只蚂蚁都能触动她的心绪。而偏偏就是这样的女生却屡次被不明缘由的粗心打败,真让人很不服气!但无论如何,这种很不对称的现象所折射出的结论却多少给了她一些安慰。桃子认为,她够不上“喜”,也不至于“忧”。这也即是说,她处于忧喜之间,她的心既不连着“喜”,也不连着“忧”,而是钻了它们的空子,所以就不会被这两种情绪打败!突然间,桃子甚至为刚刚的独特发现而暗暗的佩服起自己来了,她进而觉得,自己才是真正幸福的人。

      在争分夺秒的日子里,睡眠成了奢侈品。同学们不光是早起晚睡,而且连午睡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想法设法聪明的利用起来了。所以,当你稍微留心一下同学们的状态时,就不难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表现出那么一点点虚弱。男生一天需要吃四顿饭,而女生几乎个个都顶着“油头”。


24 Aug 2014
 
评论(1)
 
热度(2)